忆樱HAPPY

突然想起比较吸引我看累和黑执事或者说主角魅力的一个点就是他们都是为了自己:不是因为母亲的教诲或者为了给家人复仇,而是为了自身的欲望。就像累里的一句“不论我自身多么罪孽深重,但为了得到这光辉...我是为了自己爬上来的”。有着善良的本性,却偏偏与恶为伍,为了欲望而越陷越深,真是美味啊

因为你

最近看到因为你补档,翻了翻评论区,有些想法。(仅个人感情观,无关乎其他人的喜好观点)
感觉很多人一开始都同情尤一,但看到番外他和其他人在一起就有些人埋冤他,或者说叔叔更可怜,尤一不该这样。怎么说呢,不是谁孤老终身谁就没有错可以被原谅吧。双方的选择导致了最后的分手,叔叔的锅相对多些,落得这个结局也算各得其所吧。其实不知道这种一辈子的阴影对于尤一来说到底算什么哎。已经永远无法正常的喜欢一个人了,但也算是往前走了。
其实处于当时两个人的立场性格,一切都很顺理成章。我一直不能接受的也只是作者没有创造更多的契机带给他们各自和这段感情改变。不过也许这样更现实吧。

讨厌时间逆行讨厌时间逆行讨厌时间逆行!就没有看到过HE的版本,虐哭

因为你

过了快一周了,还是在为因为你的结局而忧郁。感觉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这是我跟着追完的第一部韩国漫画,遇到这样的结局真是完全没有想到。本来想克制着自己出完结局再看,预告细腻的口吻让我心动不已于是追了。本来在正篇完结的时候还报有一线期待,番外把这线希望完全撕裂了。
作为受派,我首先有些对攻的怨念。不在于他那些手段或者心中的白月光,而是他直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受没有。他所有言行举止都是设计过的把受留在身边的手段,因为受给他带来了活着的感觉。很多人责怪受说喜欢的时候为你刀山火海,不喜欢就落井下石,一个监控虽然过分了点但为什么一点解释的余地都不给攻。其实不是的,他是看透了。从几次和朋友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他朋友对这段关系中攻使用手段的透彻,几次和受说过这个话题。但受一直对自己说不是的,我要相信攻,攻配合了自己很多。虽然漫画中只描写了两次,从言辞中我们可以看出受的朋友提过很多次了。而监控实际上像是让受正视这个问题:朋友说的可能都是对的。所以受才会很气愤,也包括对自己愤怒。然而他还是想着原谅攻的,在回老家看到那本书前。知道白月光的存在和知道白月光是他爸是完全不一样的,是最后一根稻草。监控还能说是出于对自己的喜欢,替身就真的是动摇了这个喜欢存在的基础,那那些言行只可能是手段而不是真心了。当他问攻的时候也许还存了一丝期待,可是攻的顾左右而言他让他意识到了真相,并且不是什么当初喜欢他现在喜欢你这种,避让表现的是受是代替品一样的存在和现在依然喜欢白月光,不敢承认这点的懦弱和对受没有感情的事实。这让受一下子认清了那些言行包括挽留的话语都是虚假,因为攻从来没有喜欢过他。他已经无法相信攻的任何话了。
对于攻,我只能说我曾经真心希望你可以和受在一起。那些手段也是可以理解的,拼命抓住自己的最后机会没有什么不对。我唯一怨念的是他的真心最后也不知给了谁。若是真心喜欢受,难道不会在决裂后一次又一次寻找受寻求原谅吗?又没有搬家,就住在一栋楼里,虽然早上上班被受特意避开过,你如果真想找难道不能去他家里?坦白一切?甚至他有没有刻意想和受在早上出门时相见我都怀疑,真想道歉寻求原谅不能请假一天专门等在门口?被拒绝后打了一次电话没接通就放弃了?这样你让受怎么相信你是爱他的?那些话语不是更显得可笑了吗?受是爱着攻的,怨恨着攻的同时在意着攻的存在。而对于攻,顾及周围的人固然重要,但是一点付出的表现也没有不去挽留抛下自尊和懦弱只是表现他称之为爱的程度就这么多了。
其实很郁闷,因为我本来期待的是攻能在被受发现前真的爱上受,坦诚一切,互相原谅。本身作为读者我们都只是他们面对的困难,可是我们以为作者会有更多铺垫,让他们各自在这段关系中成长,到最后的两情相悦。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事情接踵而至,感情没到位,心理没成长,到决裂。最让我心痛郁闷的是,十年后,受也没从这段关系中走出去,对这段感情的最后只剩下我不会像他一样的怨恨。这段关系给受刻下了一辈子的伤痕,让他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能信任。刻意的对自己说我不会像他那样让受一辈子都不可能有正常的关系了。他们的关系带给彼此的只有伤害而不是成长。
这样一段最初纯纯的心动带来的爱恋演化成挥之不去的恨让我无法释怀。想欺骗自己番外并不存在,在正篇结束后攻去找受了,他们的关系虽然绕了弯路但还是挽回了,可我欺骗不了我自己。因为你。

少女漫脑洞续

上次想过那种现实的女主角,想了想若是少女漫画展开只能想到男主对女主一见钟情(可真可假)而后展开故事了。
一方坚决不相信但还是慢慢被打动,到底喜欢我什么,真的可以相信对方么。而后视情况给个真假。为什么会喜欢可以讨论下。

另一个脑洞,想到一个画面,应该有些被描写过?一方很想触碰另一方,内心语的画面。另一个人如果是花花公子类型的也许可以展开?

昨天晚上做的一个梦,在梦中我哭了好几次,醒来发现自己脸颊边竟然有眼泪。我努力记录了下来,但已经有很多被遗忘。
是一个关于亲情的梦,当然梗可以借用改编。
梦中故事很清晰的分为本篇和番外,是从不同的两个视角描写的。本篇我已经记不清了,是先发生的,算是轰轰烈烈的HE的感觉。本来逻辑是很完整的,我现在只记得本来世界是要毁灭的,但梦中的我或者说大家一起阻止了这一点,而后大家都活了下来。之后开始了幸福的生活。
而番外是这之后发生的故事。世界没有被毁灭是用梦中的我(以下简称我)的母亲的性命换回来的。准确的说,是自制了一个空间,把所有危险因子带进去了,在里面有一个和外界相似的假的世界。那个自制空间在现实世界的依托是一个装在塑料盒子里的娃娃。我和其他人包括父亲生活在现实世界,而母亲在那个娃娃里。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娃娃是有呼吸的,但是我们都不知道那个呼吸到底是永无止境的还是数量固定的。也不知道那个呼吸到底是什么意义。为了减少消耗,我们把那个装着娃娃的盒子放进了柜子里。并且不知为何我们知道,那个娃娃是很脆弱的,如果真的破损了,那么母亲和那个假的世界都会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甚至是死。
当对着娃娃的时候,我们是可以和母亲沟通的,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我们都会稍微打开柜子一点,和母亲对话。
之后有一段我记不得了。后面记得的部分是我在娃娃面前撕心裂肺的哭。原来我一直害怕母亲是在骗我的。里面并没有所谓的另一个世界。只有母亲一个人被困在里面。只有自己日复一日的意识清醒着,而我却永远的和她分离了,永远不能相见。
母亲说她确实在那个空间用数据构建了一个假的世界,让我不用担心。但对于我们这边的世界来说,我们所能感受到的只有母亲,所以我们永远无法验证母亲的话的真实性。
后面又过了一段,我记得的部分是从母亲的视角展开了。母亲并没有说谎。她确实构建了一个假的世界,但她过得并不好。梦中是几个快速的镜头闪过很多她被欺凌的画面。原来这个世界虽然是在危难时她构建的,但建立后她并没有什么控制权。好像这个世界本身就自成一个世界,她只是外来加进去的那个。
那个世界和现实世界有着相似之处又有微妙的不同。大概每个人都在那个世界有一个对应的人,但那个人的性格可能和现实的人完全不同。
在那个世界中,母亲的形象重新回到了她年轻的时候,准确的说,像是学生的样子。
她过得不好的主要原因是,这个世界记得她是外来的,所有人都觉得她是外来因素,所以针对她。她也曾找到这个世界对应的我和父亲,但那已经是不一样的人了,她依然被欺负甚至更严重。
就像我们可以和母亲沟通一样,实际上母亲也可以听到外界的声音。当被锁在柜子里的时候,她可以微弱的听见一些外面发生的事情,比如我和父亲的欢声笑语。在世界经历过危机之后,我们在渡过危机的过程中也结识了其他人,他们也会经常来串门。
我们的一些对话母亲可以微弱的听到,包括我的笑声和我们已经展开得新的生活。但只有在柜子门打开的时候,她才能和我沟通。所以在我哭的那个时候,她说,有空可以多来看看我,和我对话。
我哭得更厉害了。我才意识到这对母亲的伤害有多大。但是我也不敢经常和母亲对话,不能把她带在身边。因为怕损坏娃娃,因为怕那个不知何意的呼吸会停止。
在母亲的视角那里,她有时会怀疑世界的意义。也许我们所处的现实世界,也是这样被构建出来的一角,被某个为了拯救外界的人所创造,但谁又知道另外的外界是不是真的呢。这个事情无从求证,也永远无法知道哪里才是真实。而今天母亲仍然生活在那个虚假的世界中。

真实账号吐槽

看了真实账号最新一章,吐槽。之前悠麻(这里指哥哥)有提到过他查过当,所以知道那些是当当小伙伴。那怎么会没有查到换身份这件事?这不是最相关的么,而且名字都说出来了,不会有人联系到他,到相关新闻上吗?另一点关于赝品这一点,玩real account这个游戏的人理论上来说都已经换了身体了吧。 在玩游戏的时候就复制了身体啊。这里只哥哥是赝品,难倒还有其他程度上的赝品意思吗?

有一种能力可以控制其他人,但是有使用限制。在具体使用的过程中会导致能力的增大或减少。

未来的乙女游戏

想到现在AI的发展,也许未来可以有乙女游戏是输入了大的世界观,人物设定,人物本身打算做的事情等数据。
而后玩家可以真的输入想说的话,数据分析出可能的走向,而后产生不同的结果。
这样的情况下,结局可以无限多?也不会太傻白甜?

若说是受控还是攻控,我大部分情况是喜欢受,大概7:3?
不过想了想这是争对大作品我一直追的那种。很多那种短篇里基本55开。
意识到自己的几个萌点:
若有一方深情,一般喜欢那一方。
没有的话喜欢智商碾压型,呆萌型,自己有所坚持型嗯。